<xmp id="qthrq"><rt id="qthrq"><video id="qthrq"><nobr id="qthrq"></nobr></video></rt><xmp id="qthrq"><xmp id="qthrq"><xmp id="qthrq"><output id="qthrq"></output> <output id="qthrq"></output><xmp id="qthrq"><rt id="qthrq"></rt> <rt id="qthrq"><nobr id="qthrq"><td id="qthrq"></td></nobr></rt><input id="qthrq"><nobr id="qthrq"><output id="qthrq"></output></nobr></input><output id="qthrq"></output> <xmp id="qthrq"><xmp id="qthrq"><video id="qthrq"><xmp id="qthrq"><xmp id="qthrq"><td id="qthrq"></td><td id="qthrq"><video id="qthrq"></video></td> <td id="qthrq"></td><td id="qthrq"><td id="qthrq"></td></td><input id="qthrq"></input><xmp id="qthrq"><video id="qthrq"><nobr id="qthrq"></nobr></video><rt id="qthrq"></rt><td id="qthrq"></td>
注册

江西吉州窑独创木叶盏 属古瓷珍品完整存世量稀少


来源:中国江西网-江西日报

位于赣江西岸的吉州窑,与宋代同时期的北方磁州窑、闽北建窑形成颇具地方特色的古代窑系,影响极大。黑釉瓷是吉州窑陶瓷的“代表作”。这种被日本人称之为“天目”的宋代吉州窑独创的黑釉产品,种类繁多。

高学训

位于赣江西岸的吉州窑,与宋代同时期的北方磁州窑、闽北建窑形成颇具地方特色的古代窑系,影响极大。黑釉瓷是吉州窑陶瓷的“代表作”。这种被日本人称之为“天目”的宋代吉州窑独创的黑釉产品,种类繁多,但最具艺术魅力的是木叶天目。它以自然植物木叶为瓷盏装饰,树叶的形状在黑釉的衬托下茎脉毕露,具有神秘莫测的艺术效果。然而,它到底有何用途?其装饰叶片究竟是什么树种?诸多谜团还待人们去破解。

木叶盏作为古瓷珍品,完整的存世量极为稀少。吉州窑木叶盏颜色大部分盏内外通体黑色,也有少量为酱釉色。一般都釉到底足,少量釉不及底。从目前披露的海内外各大博物馆及私人藏品来看,窑口均系吉州窑,而且仅限于茶盏。其盏形有四五种,如普通小口圆盏、斗笠型盏、捌口束腰小盏、圆钵型盏等。笔者曾上手过百余件完整木叶盏及残件, 99%为前两种型。笔者前不久在一私人藏家处,见一形状为圆洗的木叶盏残件,大片木叶灵动感极强,通体黑色,布满虎斑。此外,笔者还收藏有一吉州窑连体小托盏,为上盏下托样式,通体黑色晶莹,胎质坚致,盏型规整,盏内木叶茎脉清晰,栩栩如生。此木叶托盏为仅见之器,极为珍稀。

综观吉州窑木叶盏中的木叶,其形千姿百态,或平铺盏底,或横卧盏腹之侧,或牵越盏口,叶片常见一盏一叶,但也有多片木叶,据说最多一盏五片,极个别还有盏心盏底各有一片,颇有雅趣。木叶盏叶片以褐黄为主,也有灰白、紫色等。吉州窑木叶盏作为宋代独一无二的品类,尽管没有玳瑁、油滴天目那美丽的结晶,没有虎皮、鹧鸪天目斑斓的色彩,但木叶那朴实无华的沉穆、天然去雕饰的工艺,足能引起人们无尽的遐思。

探索吉州窑木叶盏之谜,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,就是木叶盏的用途。学术界曾一度将其与宋代建盏等“天目”瓷一类,认为是宋人斗茶、点茶的专用盏。但此观点也有不少疑点,譬如,斗茶皆以观其茶汤为胜负,盏以素黑为佳,盏中饰木叶,岂不多此一举?笔者早些年曾带着诸多疑问,多次到吉州窑遗址以及几处寺庙故址实地考察,在掌握大量第一手资料基础上,提出了木叶盏是当时禅宗僧侣专门定制的佛家茶盏的观点。

江西是禅宗“一花五叶”生根建基之地,亦是禅宗“五宗七派”的发源所在。据郭学雷先生考证,宋代的江西,仅吉州境内的禅宗寺庙就不下50座。当时上流社会尤其是禅宗茶道礼仪十分讲究。一些上流社会名士、官臣拜谒禅院,所享用的最高接待,自然离不开“禅茶一味”。在倡导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”的佛家眼中,“吃茶”早已超越了世俗功能。

木叶盏为禅宗寺院僧家专用器物,“禅茶一味”自然是最好的诠释。关于木叶、茶汤,佛家这方面的论述很多。佛家禅师所言“树凋叶落”,暗喻妄念烦恼已断的清纯、进入真空无我“身心脱落”之心境。早在南朝,江西洪州窑青瓷就出现过这种贝叶、莲叶的装饰器皿。宋代江西抚州白杨法顺禅师曾把落叶喻为“体露金凤”,有诗云:“金凤体露复何言,大道从来绝变迁。一叶飘空天似水,临川人唤渡头船。”又如南宋天童密庵咸杰的“一叶飘空万木秋,翻思光境急川流”和宝峰云庵真净“一叶落,天下秋,庐山山北到江州”的诗句,均体现了一种禅宗以境悟心、体处灵然“默照禅”之遗风。当吾辈穿越时空,静心开悟,是完全可以领会远古禅僧手把茶盏,静观盏内装饰的桑叶,呈自然飘落且叶脉分明之状,从而本体达到自性清静、天人一体之状态的。所以,一片飘零的落叶,置于火与泥土锻造的茶盏之中,对于禅宗来说,远非一般普通喝茶的工具,正是以这“一尘一佛国,一叶一释迦”的禅意,追求本体之化境。

吉州窑木叶盏的装饰木叶,似以桑叶为主,但也不能绝对化。从笔者近年收集的数十件完整有盏底的木叶残片实物来看,木叶以桑叶、杨树叶为多,但亦有樟树叶、皂角叶、豆荚叶、 桃树叶、柚木叶和银杏树叶等,几乎窑址附近的树木叶子都被随意利用??梢钥闯鍪且すば攀秩±?,并无任何刻意选择,只取其“贝叶”之意罢了。当然,桑叶盏始终是寺庙僧侣定制茶盏的主流装饰。这一点,也许与佛家僧侣信仰有关。

尽管桑叶通灵,“一叶一禅”,可以探知佛家僧侣以木叶制盏之悟寓,然而,木叶盏的制作工艺至今仍是个谜。目前比较权威的说法,是“在已经上好了一层黑釉的盏坯上再考虑叶子的设计,叶子经浸泡腐蚀之后,去了叶衣,只剩叶茎和叶脉的叶片,然后将叶片粘上与盏底不相类似的釉,平整地置于盏面,高温使两种不同的釉产生变化,进而生成一丝丝叶脉清晰的图像”。有专家称,鉴别真假木叶盏,用手轻轻触摸便会发现木叶纹米黄色的釉和盏壁的黑釉相溶在“一个平面之中”,而不是像仿品“兀然突起”。然而,这一说法也有许多疑点。譬如,从工艺过程看,木叶盏以植物为材,高温入窑,在古代连续一周1300多摄氏度的高温状态中,要保证叶片茎脉清晰是很难做到的,况且细观木叶盏实物,有的仍然保持叶片黄灿鲜活,自然不卷,而叶子并未经过腐蚀处理。目前日本及国内一些制作高仿木叶盏的工序,大多也是采取高温制坯,低温置叶处理的工序。这些仿制的木叶盏,无一例外显得有形无神,生硬作态,缺乏古拙自然感。值得一提的是,笔者曾见过日本东京国立收藏的赫赫有名的“三叶一蚕”木叶盏,盏中除了叶片,竟然还有一只蚕植入其中。对这件物品,许多人持赝品观点,一是观之感觉不好,木叶、蚕无论色彩、形状都较干涩生硬;二是蚕为圆软物,怎能与木叶片同置一起?再者,以活蚕植入,亦不符合禅宗教义。

木叶盏尽管还有许多未解之谜等待人们去探究,但无论如何,它作为禅宗圣物,远古祖先创造的人间神品,以及其间蕴涵的深邃历史文化和人文精神,是永远值得后人去品味的。

[责任编辑:张愉]

标签:吉州窑 江西

人参与 评论

今日推荐

0
分享到:
亚洲性av免费,亚洲女同一区二区三区,国第一产在线精品亚洲区,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